您的位置:首页 >房产频道 > 地产人物 >

五一小长假 关于北京楼市又开始火爆的消息也开始刷屏

“抢人大战”风云再起。

五一小长假 关于北京楼市又开始火爆的消息也开始刷屏

继苏州、杭州、青岛、天津、重庆、沈阳等城市拿出了包括落户、租房补贴、安家费、创业贷款等在内的花式抢人“杀手锏”之后,4月28日,浙江省公安厅制定出台了《浙江省常住户口登记管理规定》。

允许人才公寓、酒店式公寓设立集体户;取消父母投靠落户年龄限制;放开直系亲属、配偶或配偶父母间投靠落户限制。相比较而言,浙江省的这些规定,几乎已经是“饥不择食”,使得这轮本就轰轰烈烈的抢人大战,再次升级。

而在五一小长假,关于北京楼市又开始火爆的消息也开始刷屏,中国证券报一篇题为《北京“五一”楼市回暖:看房人一波接一波!有中介3天成交上千套二手房》的新闻煞是引人注目。

不过,在这个五一,同样火爆的还有南三县。

“抢人大战”是城市和人口的双向选择

浙江省再次升级抢人大战,彰显了城市间对于人口的争夺大战已是如火如荼。究根问底,抢人大战既体现城市经济转型升级的迫切需要,也是流动人口对于城市经济水平、就业机会、公共服务水平等未来前景的自主选择。

一方面,随着我国“人口红利”进入了衰减期,生育率走低、适龄劳动人口数量趋于下降、老年人占比逐渐提高,人口年龄的结构性变动已经昭然若揭。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对类似鹤岗那样的“收缩型城市”面临困境的高度关注,已经上升到国家层面。

2019年3月31日,在国家发改委发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中,第一次提到了“收缩型城市”,并明确要求收缩型中小城市要瘦身强体,严控增量、盘活存量。在《2020年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城乡融合发展重点任务》中,更是规定稳妥调减收缩型城市市辖区,审慎研究调整收缩型县市。如果人口减少太厉害,城市级别就面临下降。反之,人口涌入数量到达一定规模的城市,则可能升格。

对于“收缩型城市”而言,靠扩张产能提升经济规模的时代已经过去,期冀激活经济活力,转向高质量发展,人才便是重要的创新驱动根基,是城市竞争力、活力以及发展后劲的保障。

另一方面,随着长三角、珠三角等城市群率先实现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累计互认,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户籍制度已不再是人口流动的桎梏。而人才作为“抢人大战”主体,在“货比三家”的过程中,城市的发展状况、工资水平、教育水平、房价、环境等都会成为他们实实在在考量的内容。

在人口的流动中,体现出“用脚投票”的特征,在各式各样落户和补贴政策频出的“抢人大战”背后,真正能留人的因素依旧是城市的公共服务水平和未来发展前景。

环京“南三县”成为置业和投资洼地

在这轮人才大战中,落户获得购房指标、购房打折补贴等常用措施在一定程度上相当于变相松绑房地产限购政策。从这个角度来看,人口流动的逻辑就是置业和投资的逻辑。

最近一段时间,由于央行今年以来频繁降息所激发的蝴蝶效应,以及各个城市的强力刺激,房地产市场已经有了积极反馈。

从3月房地产业土地购置面积、新开工面积、销售面积等多项指标来看,有着明显向好的迹象,其中房地产开发投资单月数据已同比转增。

环京南三县不仅在这轮“抢人大战”中表现突出,成为重要的人口流入地,在这难得的楼市窗口期,更成为一个全新的置业和投资洼地。

首先,作为中国顶级都市圈——京津冀都市圈重要组成部分的南三县,毫无疑问,将获得巨大的都市圈红利。

2018年11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明确指出,以京津冀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等城市群推动国家重大区域战略融合发展。

而常住人口300万以下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则意味着都市圈发展步入新阶段:从融城到同城。正如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在4月26日举行的2019年业绩说明会所说“未来中国经济增长和不动产增长的结构性机会在都市圈,未来三分之二的新增人口也在都市圈,各种要素资源都在加速向都市圈聚集。”

对都市圈发展趋势的前瞻性判断,成为华夏幸福最早进驻南三县的逻辑起点。即便在2019年,在环京以外业务获得长足增长的态势下,华夏幸福在南三县也实现新增入园企业41家,签约投资额34.81亿元。

第二,遵循房地产的板块轮动效应,南三县将是继北三县之后的环京区域又一热点板块。

北三县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凭借北京副中心的崛起,可谓与北京处于一张蓝图之中,其发展有目共睹。不过,北三县暴涨的房价、寸土寸金的土地资源,以及公共资源不足等问题,也使其遇到了发展掣肘。在环京新一轮热点区域轮动效应之下,建设用地规模和城镇发展空间更大的南三县迎来了黄金发展期。

第三,在这次“抢人大战”中,南三县也拿出了富有竞争力的优惠政策,而在最新发布的廊坊户籍制度中,南三县更是全面放开。

在这一轮“抢人大战”中,南三县也不甘落后,先后伸出了“橄榄枝”。在最新发布的廊坊户籍制度中,永清县、固安县作为首都周边城镇,规定具有合法稳定住所和合法稳定职业且参加6个月以上城镇社会保险或依法纳税6个月以上的人员,本人及其配偶、子女、夫妻双方父母,可以办理当地常住户口。霸州作为非首都周边城镇,落户条件更为宽松,以合法稳定住所为基本落户条件。

廊坊最新户籍制度的出台,标志着南三县落户已无学历门槛,全面放开。而且,更值得一提的是,新落户政策中关于合法稳定住所和就业可以落户的规定,体现出更多的职住平衡的思路,更加符合吸引人才的趋势。

第四,大兴国际机场的超级红利将开始快速发酵,比邻大兴国际机场的南三县正迎来新一轮的蝶变。

投资1167亿元的大兴国际机场建设将带动交通等市政配套投资3000多亿元,临空经济区将带动至少14.4万个区域型就业岗位,未来年产出可达1.6万亿元。

根据交通、产业、人口等因素进行综合考量,临空经济区的建设以及航空产业的发展,受益最大的无疑是距离大兴国际机场仅有10公里的固安,以及直线距离不过15公里的永清。

至于霸州,虽然距离大兴国际机场虽然较远,却是连通北京、天津以及雄安三大核心城市的节点城市,还额外受益于总投资预计6-8万亿元的雄安新区建设的带动作用。另外,由于雄安新区不建商品房,规划中却要将容纳540万的人口规模,邻近的霸州将责无旁贷,率先承接其居住需求的外溢。

第五,南三县是连接京津冀各大动脉的重要交通节点,已纳入北京半小时交通圈。

在南三县,规划中的廊涿城铁、固保城铁、北京地铁S4号线、北京地铁S6号线与环京路网的密集布局,已经形成一个便捷的交通网络。

世界上最长的京雄地铁R1线设置了霸州经济开发区、永清站,可直达大兴国际机场。目前北京段已通车运营,大兴机场至雄安段将于2020年底正式通车,开通后可直接坐城际铁路迅速通勤北京——自霸州北站到大兴国际机场站约13分钟,到雄安站约7分钟,到北京西站约半小时。

交通的提速已把南三县正式纳入北京的半小时交通圈,一站同城京城的繁华。

第六,南三县有着强劲的产业基础,汇聚经济发展新动能。

固安一直在积极对接和整合北京的科技创新资源,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版图很清晰,培育出航天航空、生物医药、电子信息、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五大产业集群。如今,依托大兴国际机场,固安正在筹建集空港物流、国际物流等功能于一体的空港产业园区,打造面向全球的临空产业链集群。

北京亦庄·永清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是第一个在京津冀一体化产业转移过程中获批的实体高新区,有着地方财政近20亿元的重点支持,已签约落地27个项目,正在形成一个产值千亿,税收百亿经济规模的“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综合改革示范区”。

霸州则定位为临空经济保障区,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以及与北京关联度高的产业,着力建设创新型城市。同时,霸州还着重发挥国家认证的温泉之乡的优势,在康养领域发力,目标是形成“4+2”的产业体系,即指电子信息、休闲食品、高端装备、健康医疗器械四大先进制造业与温泉颐养、商业服务两大现代服务业。

南三县作为环京区域新的经济增长极,已经启动了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引擎,不仅凭借其优美的生态环境成为环京都市圈中的宜居之地,而且在这一轮抢人大战中,因其发展前景,成为人口迁徙的重要目的地。

敢为先行才能开创不凡。

当包括融创、金地、万科等在内的千亿房企们开始在南三县布局之际,则更加凸显了已在南三县深耕多年的孔雀城对于区域价值的前瞻性判断,以及对于区域整体价值的提升所做出的贡献。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