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房产频道 > 本地资讯 >

A股公司也亮出了各自高管的薪酬 在实业中房地产行业继续稳居首位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大部分房企的高管薪酬变化不大,但这并未代表没有“例外”。

随着4月底年报披露季结束,A股公司也亮出了各自高管的薪酬。《证券日报》记者统计Wind资讯数据后发现,在前三名高管报酬均值的排名中,剔除金融业外,在实业中,房地产行业继续稳居首位。

不过,相比龙头房企们节节攀升的销售额,高管的整体薪酬变化并不大,增幅仅一成多。

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虽然房企的销售额这些年持续保持快速增长,但随着土地增值的红利期结束,毛利水平呈现整体下滑,只能靠扩张规模提振业绩。同时,当下房企高管的收入,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奖金,固定工资占比很小,并且还需要披露。因此高管们也宁愿固定工资少拿一点,提高奖金比例。

房企高管年薪差距大

2017年,在A股房企高管年度报酬总额这一数据上,泛海控股(000046,股吧)以12567.58万元蝉联榜首。绿地控股(600606,股吧)、金地集团(600383,股吧)、万科A等大型房企紧随其后。

在个人薪酬排行中,泛海控股董事张博以1771.45万元高居首位,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以1189.90万元位居第二,世联行(002285,股吧)总经理朱敏以965.07万元位居第三。对比港股房企多名年薪过亿元的高管,A股房企高管千万年薪者只有2人,显然让人感觉有些“低调”。

“A股房企大多是国企或者具有国资背景,而港股房企多是私营企业,年薪这块有所区别也是正常现象。”有房企负责人表示,“对于大型房企来说,A股的这些企业高管薪酬普遍在数百万元水平线上,相比其他行业也是高出不少”。

然而,并不是所有房企的高管都拿着高薪。部分经营情况一般的中小房企,高管薪酬则少得可怜。

以亚太实业(000691,股吧)为例,其董事长马兵的薪酬仅为2.94万元,公司原董事会秘书王瑞华9.57万元的年薪,已是公司高管中的顶薪。2017年,亚太实业全部高管的薪酬合计65.48万元,剔除ST公司外,位居A股房企的榜尾。

实际上,亚太实业高管的低年薪,也源于企业困难的经营现状。此前,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对亚太实业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其在报告中指出,受国家房地产政策调控和当地商业环境不活跃的影响,海南(楼盘)亚太公司后续项目拆迁进展缓慢、现存商品变现比较困难,一年内又有大量债务需要偿还,公司缺乏稳定的经营性现金流入,所以,我们认为披露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有利于财务报表使用者更好的理解财务报表。

此外,浙江广厦(600052,股吧)、顺发恒业(000631,股吧)等房企,去年的高管薪酬总额近仅在百万元级别,相比泛海控股等大型房企,差距达百倍之多。

独董薪酬最高30万元

数据显示,2017年高管薪酬总额变动超过千万元的公司共有5家,其中3家为正向增长,另外2家公司的高管薪酬总额则较2016年下滑。

薪酬大幅增长的公司中,金融街(000402,股吧)以5246.4万元的差值位居首位。2017年,金融街高管税后薪酬总额超过6242万元,同比2016年的996.26万元,增幅逾6倍。这也使得金融街在该项排名中的位置,一下从四十多跃升至第五位。

据悉,金融街原董事长和现任董事长2017年的薪酬增幅接近600万元,其中现任董事长2017年薪酬为640.07万元,相比2016年的64.06万元,涨幅近10倍。?

而光大嘉宝、绿地控股高管的年度报酬总额增幅分别为3026?.09万元和1804.43万元。

相比之下,金科股份(000656,股吧)和泛海控股高管的年度报酬总额分别下降了3389.45万元和1742.73万元,华夏幸福(600340,股吧)、嘉凯城(000918,股吧)高管的总体薪酬也有所下调。

此外,2017年上市房企独董薪酬最高的2家公司分别为新城控股和绿地控股,均为30万元,薪酬最低的为浙江广厦独董李勤,仅为3300元,原因则是其2017年11月份才正式任职。而以完整自然年计算,年薪最低的独董则来自亚太实业,两位独董薪酬均为35100元,高于该公司董事长。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